Wonderstruck

Later is better than never.

在飞机上打的。

-
听华晨宇的歌总有一种听着听着就灵魂出窍的感觉。他是故事里那个坚信煮熟的种子会开花的孩子,是一场夏日烟火里缄口沉默的少年,是在广袤原野上全力奔跑追风筝的人。

他坚信盆里的种子会开花,却并不过多言语为它做过多的辩解。他扬着下颌,从从容容拨开熙熙攘攘的人群,抱着那个沾满泥土的花盆与世俗谄媚背道而驰。

他在热闹的观赏者之中茕茕孑立,凝望着最盛大绚烂的烟火升腾而上,遽然在头顶绽放。周遭之人欢呼雀跃,而他却只是无声地站立着,烟火的光焰照亮了他的脸庞,那双幽黑的眼眸就是夜空,倒映着溢彩流光。旁人的眼里只有盛放的烟花,转瞬即逝后重归于漆黑深远,于是繁华落幕,于是一哄而散。而他停留在原地,仰着头,在离去的人群里甚至像一尾搁浅的鱼。他无声地微笑起来,伸出指尖,触碰那空中纷扬的尘芥,眼里既有烟花的尸骸,也有满目的星光。

他从不舍弃任何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他会竭尽全力让它回家。于是他拼尽全力去奔跑,风声掩盖了一切嘈杂。他并不理会路人投在他身上惊诧的目光,只是朝着他想要的那个地方奔去。汗水顺着他瘦削的脸庞向下滑落,浸湿他的衬衫和紧握的拳心。他不顾一切地跑,跑到精疲力尽,跑到脱力躺倒,跑到开始哽咽,跑到热泪盈眶。

他是一个永恒的少年,即便沉默寡言不多言辞,但眼里带笑,内心深处的那个少年意气风发。从与他相遇的那一刻起你就什么都懂了——他的双眼会永远澄澈,永远明亮。

-
黄龄是遗留在民国时期的女子。白昼之时你与她在街角相遇,细雨绵绵,你瞥见她袅袅婷婷在雨雾中如梦如烟的背影。她身着白色长裙,手执一把伞骨纤细的纸伞,青丝松松挽在脑后。她听见你跫音渐近,于是转过头向你看去。伞面微扬,雨珠成串顺着伞沿滑落,雨色潋滟之中你终是见到佳人面容。略施粉黛,面若桃李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然后她踅进一条巷子里,独留你一人在纷飞雨丝中回味这一瞥惊鸿。

华灯初上时你与她在舞厅重逢。她一袭绣花旗袍,身材曼妙,云鬓华美,双唇殷红,十指丹蔻,手中高脚杯里摇曳着红酒,映照出她的风韵万种。她远远地就看到你了,冲你嫣然一笑,然后移开目光,艳丽得惊心动魄。你看见她在弦乐灯光中顾盼生姿,眼波流转,有时看向你又轻轻巧巧不着痕迹地离去,眼角眉梢千万种风情,你听见她用慵懒的嗓音低低诉说心事,尾音似是叹气,千回百转绕到你心里去。

她是白天的清丽佳人,也是夜晚的娇媚女郎,她是白月光,也是朱砂痣,她就是你心尖上盛放的红白玫瑰,盛放后就永远不会凋谢。

2018-08-13 /  标签 : 黄龄华晨宇 14
评论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