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nderstruck

Later is better than never.

2018.6.10

我想起那个下午。林清玄先生进来的时候,我的膝盖上放着他的三本书,方才粗略翻看过。攥紧的指尖微微洇出了汗,摆在最上面的语文书是翻开了的,正好是辛弃疾词两首那一课。我看着他从读者的座位旁边走向最前方,在自己的位子上安安稳稳地坐下来,然后脱下头上的那顶帽子。那是一顶很复古的黑色帽子,就像老照片里的物什。他比我想的要更瘦也要更矮一些,穿着一件茶色的中式对襟上衣,宽松的裤腿让他走起路来像是脚下生风,虽然他走得很缓慢。他说这件衣服已经穿了半辈子了。


他很认真地听主持人说话,还不忘时不时端起摆在他面前的茶。轮到他说话的时候,就慢慢地说了很多,一字一句很轻柔,带着南方人口音里特有的糯,是真正的和风拂面。先生的眼睛极为清澈明亮,仿佛真的有春水初流,真的有星辰洒落,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双眼睛。


很多读者说,先生的长相与文字大相庭径,而我却不这么觉得。他的一言一行都诠释着文字里所流露而出的那份柔软心。儒雅不是一种外表,而是内质,一种无声无形的内质,只消他站在那里,看一眼便知。


我穿着厦门学生统一的红蓝色校服,我想我确实是朴素到惹眼。也许就是这身校服让主持人愿意给予我一个与先生交流的机会,于是我晕乎乎地拿着话筒,声音在抖。我问他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忙碌的意义是什么,我究竟该何去何从,是否应该随波逐流。他听得很认真,并不吝啬地将目光投向我直视的双眼。他说起说他早年的青春,说了很长很长,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,只依稀记得是曾经在他的文章里读过的话。最后我听见他说,他说希望我愿意花时间去慢慢体会生活,去学习别人所不曾体会到的快乐,等到长大了的时候,双眼就会很澄澈,很明亮。


他是我小学课本里的名家作品,是我摘抄本里念念不忘的字句珠玑,是我多少次笔下文字憧憬的样子。而就在那个下午我翘掉了物理生物,终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,听到他对我说愿我的双眼永远清澈明亮。一切都很值得。


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先生千万读者中的一个,即便见过亦不会被记得。而对于我来说,他是影响我一辈子的老师,是我永远敬爱的先生。


以此纪念那个意义非凡的下午。

2018-09-21 /  标签 : 林清玄 13
评论
热度(13)